财经界 综合 他像疯了一样的索取车里 坐公交车被高C

他像疯了一样的索取车里 坐公交车被高C

“长得太像了,怎么会这么像?”李达英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苏若晴道。

  “爸?爸?”李天明叫了两声都没把李达英叫回神来。

  无奈,他走上前,拽了拽李达英的衣服:“爸,人家跟你说话呢。”

  李达英从回忆中抽离了思绪,眨了几下泛红的双眼,才抬眸道:“这姑娘是?”

  李天明回道:“这是苏家的继承人,苏若晴。”

  李达英见她第一眼,就有预感,她是倩云的女儿,因为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  “李叔叔好。”苏若晴道。

  在她印象里,这个人只是在父亲的口中听到过名字,而且提到的次数也不多,因为每次提,苏商文好像都很生气,然后都会和她妈大吵一架。

  “好,好,你父亲身子骨还健朗吗?”李达英问道。

  过了这么多年了,当年的事情说谁对谁错都已经没有意义了,人都已经不在了,仇哪能留的住呢?

  说到这,苏若晴眸色微沉,她现在记忆已经全都恢复,知道苏商文是因为什么出事的了,但他出事这件事,仍然没有多少人知道。

  “还好,劳您挂心了。”苏若晴说罢,又迟疑的问了句:“您可是认得我母亲?”

  李达英听到这话,眼里现了沧桑,望着苏若晴又陷入了回忆。

  “何止是认得,孩子,你母亲走的早,你要是想多了解下她,你就随我来书房,我慢慢讲给你听。”

  苏若晴心里动了下:“好。”

  说罢,她上前推着李达英的轮椅径直往前走,坐直梯上了二楼。

  大厅,留下叶依依和李天明两人大眼对小眼。

  “什么情况?”李天明不解道。

  “你问我?这话不应该我问你吗?你们家的事我哪知道啊?”叶依依没好气道。

  她来李家也好多回了,还从没见李达英这个样子过。

  真不知道他们年轻的时候有什么渊源。

  正想着,她兜里的电话响了。

  她拿出来扫了眼,见是她爸,忙朝李天明做了各噤声的手势,才接起电话:“喂,爸。”

  “依依啊,你在哪儿呢?赶紧回家来。”叶天瑜道。

  “我在朋友家呢,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,爸?”

  “没什么,你赶紧回家来一趟吧,家里有人等着呢。”叶天瑜说完就挂了。

  叶依依一头雾水,这年头谁去找她还专门上家里找?

  “怎么了?你爸让你回去啊。”李天明看了看手机,又看了看她。

  “嗯。”叶依依考虑了下,还是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李天明巴不得呢,但还是露出一副不舍的样子,拉住了她的手:“那你什么时候再来?”

  叶依依无语的睨着他:“我不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吗?还什么时候来,怎么,这么想让我回了家出不来啊。”

  “你看你,又着急,我这不是担心你吗,刚刚听见你爸语气不是很好。”李天明道。

  “没事,也许今晚就出来了。”叶依依说着轻佻的挑了下李天明的下巴:“等着我。”

  说罢,头也不回的除了门。

  李天明脸上的表情在她走后瞬间就拉了下来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。

  一边抱怨着一边悄悄的上了楼。

  叶家。

  叶依依推开别墅房门,站在门边换了鞋,还因为叶天瑜打断了自己和李天明的约会有些不悦,声音也带着几分阴沉:“爸,你非要急着叫我回来做什么啊?我都说了,我在……”

  叶依依一边说着,一边走进了客厅之中,看到和叶天瑜并肩坐在真皮长沙发上的人,叶依依却瞬间哑火,只张着嘴,错愕地盯着正望向自己的楚延越。

  他面无表情,那双眼中没有丝毫笑意,也不知是不是自觉地错觉,依稀之中,叶依依只觉得他的脸上似乎带着一股令人难以直视的肃杀之气。

  地下停车场的场面再度映入眼前,叶依依浑身起了一身白毛冷汗,除了直勾勾地望着楚延越之外,竟然没有了丝毫动作。

  “依依,你回来了。”

  叶天瑜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走一圈,缓缓起身,一脸满意地走到叶依依身边。

  他拉着叶依依的手,别过头,看向楚延越:“延越,这就是我的女儿。”

  说着,叶天瑜便想要将叶依依拉到楚延越面前。

  不想,叶依依却十分抗拒,身子向后缩着,眉角跳动,一脸紧张地盯着楚延越,还低声对叶天瑜道:“爸,你这是要做什么啊?”

  叶天瑜有些错愕。

  叶依依不是个怯场的小孩,他的朋友中,还有不少人都赞扬叶依依不管在什么场合,都能泰然自若。

  她今日这是怎么了?

  场面被叶依依这般抗拒的举动弄得有些尴尬,叶天瑜也不由窝火。

  “叶依依,你怎么回事?”

  叶天瑜冷着声音,侧过身子,不满地瞪着叶依依,冷声道: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?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叶依依只胆战心惊地用余光睨了睨楚延越,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叶天瑜的话。

  若是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叶天瑜,难免要说起自己和李天明在一起的事情。

  此事可不能被叶天瑜知道。

  想到这里,叶依依更是不知如何是好,一张脸都憋得通红。

  “伯父。”

  就在此时,一直站在一边不曾开口的楚延越笑呵呵地望向叶天瑜:“依依是第一次见我,可能有些紧张。拨付不要生气。”

  叶天瑜的目光这才缓和了几分。

  他不满地睨了睨叶依依:“还是延越懂事。我平时教导你的,都算是白费了!”

  叶依依还真是有苦说不出,只能陪着一脸尴尬的笑容。

  “延越啊。”叶天瑜沉思片刻,便道:“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,你们两个慢慢聊,我先去忙了。”

  说着,叶天瑜转身离开。

  见状,叶依依却一把抓住了叶天瑜的手腕,哀求地望着叶天瑜:“爸,我……”

  都不等叶依依说完,楚延越已经大步走到叶天瑜身边。

  他握住叶依依的胳膊,将她拉到自己身边,脸上带着笑意,望着叶天瑜:“伯父,我想去依依的房间看看,不知道方便吗?”

  叶天瑜先是一愣,随即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  看来,便是楚延越也难逃自己女儿的美貌啊!

  “当然可以。延越,你只管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,不要客气。”

  不等叶天瑜说完,楚延越已经望向叶依依:“依依,我们去楼上说吧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叶依依紧张不已,可楚延越根本就没有给她回话的机会,已经握着她的胳膊,将她往前推去。

  叶依依只要想到地下车库的那一幕,便早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勇气,只能由着楚延越将自己带上了二楼,哆哆嗦嗦地给他指了指自己的房间,跟着楚延越走了进去。

  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,叶天瑜脸上的笑意更浓。

  他早就说过,这两个孩子合适得很。

  虽然耽误了这么多年,不过若是他们现在能顺利地在一起,对自己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这边叶依依和楚延越才刚刚进了屋中,楚延越便反身锁上了门。

  叶依依吓得缩在角落里,拿起一边沙发上的抱枕,紧紧地抱在身前,紧张地盯着楚延越: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你要是敢胡来的话,我就喊了!”

  楚延越纹丝不动,依旧站在门边,挑着眉角,冷眼盯着叶依依。

  在他那样冰冷目光的注视下,叶依依很快就自乱阵脚:“我求你了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你开枪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看到。你放了我吧,我还不想死啊。”

  闻言,楚延越不由心中一顿。

  看来,这叶依依知道的还不少啊。

  见他纹丝不动,目不转睛,叶依依双腿发软,就差给他跪下了。

  突然,楚延越上前两步。

  他这一小小的举动,竟然真的将叶依依吓得身子一软,沿着墙壁便滑坐在地上。

  楚延越居高临下,盯着叶依依,不由摇了摇头:“你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。我只是想知道,你和李天明把苏若晴带到哪里去了?”

  叶依依还在紧张之中,根本没有来得及仔细听楚延越的话,只靠着本能回答:“都是李天明的主意。是他说如果我们救下那个女人,或许能得到苏家和楚家的另眼相看。”

  “苏若晴现在在哪里?”

  楚延越追问道。

  听到这话,叶依依才缓缓抬起头,蹙着眉头,望着楚延越,喉咙滑动,许久才将心情平定下来。

  “你……你真的只是想知道苏若晴在哪里吗?

  “她是我妻子,我当然想知道!”

  看着楚延越那张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,竟然真的多出了几分慌乱,叶依依原本紧张的心,终于逐渐安定下来。

  随即,她又有些羡慕苏若晴。

  能让这样一个如此冰冷的人露出这般紧张之色,想必楚延越平时一定十分疼爱她吧。

  叶依依在担忧和羡慕中,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楚延越:“我们只是把苏若晴带回了李家,其他什么都没错。你放心,苏若晴很安全。”

  听到这话,楚延越终于安下心来。

  他长出了一口气,低着头,抬手揉了揉自己生疼的眉心:“谢谢你们。”

  叶依依错愕地望着楚延越,似乎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楚延越抬起手,往衣服之中摸去。

  见状,叶依依却立即抬起手,捂住的脑袋:“我不问了……我不问了……

 

 文学

看着叶依依紧张的模样,楚延越都不由心中好笑。

  想不到叶天瑜那么一个铁血铮铮的男人,竟然会有这样一个胆小的女儿。

  许久,楚延越从口袋中摸出一张名片,放在一边的桌上,往叶依依的面前推近几分,轻声道:“这是我的名片。以后,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情,只要拿着这个名片来楚氏集团,我会竭尽全力帮你的。”

  叶依依胆战心惊地望着楚延越,喉咙滑动,犹豫许久,才小心翼翼地从楚延越的手中接过了那张名片。

  她打量了一圈,看到名片上那个烫金字体,又见楚延越只是盯着自己,似乎真的不打算做什么,这才安下心来。

  “你带我去李家。”

  叶依依望了楚延越两眼,将那张名片贴身收好,才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  楚延越对叶依依伸出手,将她拉了起来。

  那温热的感觉在叶依依的手心之中流动开,叶依依才算是确信原来眼前之人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可怕。

  她打开房门,对上了一双阴历的眼睛。

  “爸……”

  叶依依的话才说出口,衣领已经被一把拎住。

  叶天瑜几乎是将叶依依扯到了自己面前,冷着面色,盯着叶依依,沉声道:“原来,你说你自己和哪个李天明已经断了往来都是骗我的!你竟然还在和他纠缠不清!我都告诉过你多少遍了,他是个有家的男人,你怎么能跟这样的男人纠缠不清?”

  在叶天瑜面前,叶依依已经没有了刚才那胆怯的模样。

  她扯开叶天瑜的手:“爸,我都说了,这是我自己的事情。我已经是大人了,你为什么就是要插手我的事情呢?”

  话音才落,叶依依的脸上已经挨了结结实实一巴掌。

  她捂着自己的脸,错愕地望向叶天瑜。

  他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,微微打着颤抖,一双眼睛中满是怒气。

  “伯父。”

  见状,楚延越忙上前挡在二人之中。

  叶天瑜看都不看楚延越,依旧盯着叶依依:“我叶天瑜一辈子做事情光明磊落,怎么就能生出你这么个货色!”

  叶天瑜越骂越厉害,那双手不住颤抖着,就连面色都变得煞白。

  叶依依哭丧着脸,却不敢再和叶天瑜顶撞。

  “从今天开始,你给我留在家里静思己过。如果被我发现,你还和那个姓李的纠缠不清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  说完,叶天瑜一把将叶依依推进房间内,锁上门,任凭她在房间内哭喊不停。

  “延越,这是李家的地址。”

  叶天瑜在手机上输入了李家的地址,传送到楚延越的手机上,又对他摆摆手。

  楚延越对叶天瑜躬身道谢,不再多言,便大步离开了。

  李家书房。

  李达英坐在书桌之后,右手搭在桌面上,手指缝隙里还夹着一根尚未熄灭的香烟。

  他面前的烟灰缸里,已经堆满了十几根烟头。

  苏若晴拧着眉头,盯着那烟灰缸里厚厚的一层烟灰。

  从进了书房到现在,已经快要半个小时了,这半个小时之内,李达英便一直抽着烟,一言不发,每每那双眼睛望向苏若晴的时候,就似乎看到了过往那些场面。

  他通红的眼睛内,不难看出愧悔模样。

  “伯父。”

  终于,这窒息的环境让苏若晴再也忍不住了:“您到底想说什么?您就直说吧。”

  李达英这才缓缓抬起眼,看向苏若晴:“你和你母亲苏倩云,实在是太像了。”

  苏若晴以前从未听说过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情,更加不知道,她和苏倩云到底有多相似。

  “伯父,您和我母亲到底是什么关系啊?”

  李达英张了张嘴,最后却依旧滑动喉咙,吞咽口水,沉吟了片刻,欲言又止。

  苏若晴也不着急,依旧静静地等待着李达英的答案。

  “你母亲娘亲的时候,人漂亮,性格又好,一时之间,成了不少男人的梦中情人。”

  李达英将手中的香烟在烟灰缸里磨灭,闭上眼睛,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摩挲着,满面沉醉模样。

  在李达英的口中,苏若晴逐渐了解到当年的些许真相。

  原来,苏倩云当年有个名正言顺,正在恋爱的男人。

  他们的感情虽然很好,可却不想被太多的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,于是索性转为了地下恋。

  对外,苏倩云一直都是单身。

  她的美貌,加上身世,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  而李达英也是其中一个。

  当时,恰逢李家有生意要和苏家一起做。

  有了这个由头,李达英便总是有事没事,就去找苏倩云,不仅和她聊生意,还会和她一起吃吃晚饭,逛一逛公园。

  李达英始终觉得,他和苏倩云之间,虽然相处得十分融洽,可仿佛总有什么东西横亘在其中。

  终于,有一天晚上,李达英从一个晚宴上喝了些酒,离开之后,借着酒劲,他去了苏倩云家中,决心那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自己都要将这层窗户纸戳破,好问一问苏倩云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。

  到了苏倩云楼下,李达英却看到一辆十分熟悉的车子。

  他停下车,索性走大了那车边。

  当时的车子,不像现在的车子保密性那样好。

  站在车外大概两米多远的地方,李达英已经就看到车内坐着两个人。

  副驾驶上的,正是苏倩云。

  她穿着一袭长裙,长发随意地披在肩膀上,右手不住地拢着耳边的碎发,时而抬起头,握着小粉拳,轻轻地砸向驾驶座上的人。

  两人耳鬓厮磨,那副你来我往的样子,分明就是一对小情侣。

  李达英几乎是瞬间便明白了恒更在自己和苏倩云之中的,到底是什么。

  正是这种毫无顾忌的亲密之感。

  苏倩云对自己,总有着一股难以言语的疏离之感。

  就在李达英看着车内两人卿卿我我之际,苏倩云一边笑着望着驾驶座上的人, 一边便要推开车门。

  见状,李达英立即躲在了一边的树后。

  说到这里,李达英再度闭上眼睛。

  他一双形同枯槁的手搭在自己的面皮上,上下摩挲了两下,叹气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沉重。

  “我……我看到……”

  李达英的声音颤抖,缓缓道:“我看到驾驶座上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的好兄弟楚离!”

  这个名字,让苏若晴瞬间一愣。

  她微微拧着眉头,只觉得自己后背有一阵说不出的寒凉之感。

  楚离,楚延越的父亲!

  “楚离和我从小一起长大,我们算得上是真正的发小。”

  当时的李达英躲在树后,楚离和苏倩云的声音就在耳边不住回响。

  他们二人低声道别,依稀之中,李达英还听到楚离对苏倩云说:“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早晚有一天要向宫中公布我们的恋情。”

  “再等等。”

  苏倩云声音温柔,仿佛能够掐得出水来。

  那样温柔的苏倩云,是李达英从未见过的。

  他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感受。

  如今想起来,似乎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,不住回响着苏倩云那温柔的声音。

  “好了,你先回去吧。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  苏倩云贴心地嘱咐着楚离。

  她的声音越是温柔,李达英的心中便越是一阵说不出的怒火中烧。

  终于,楚离上了车,车子扬长而去。

  而让李达英更加愤怒的是,苏倩云竟然一直都站在原地,目送着车子离开之后,才笑意满满地往自己家中走去。

  此时的李达英,心中怒火中烧,加上酒劲上头,根本在顾不得闪躲。

  他一步冲出了树后,赤红着双眼,便直勾勾地看向苏倩云。

  苏倩云的面上闪过些许慌乱,一手捂着胸口,轻轻拍打两下,很快就定下了心神,再度望向李达英的时候,已经是一脸淡然的笑意。

  “原来是李公子啊。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又是那样疏离的态度,那样淡漠的笑容。

  如若没有看到方才的场面,李达英每次都会为了苏倩云的笑容而倾倒。

  可是现在,他亲眼目睹了苏倩云对楚离那样温柔,那样眉眼含笑,那种小女人的姿态。

  所有的对比,都让李达英心中嫉妒的发狂。

  “苏小姐刚才送了什么人离开啊?”

  李达英声音冰冷,沉声便道。

  苏倩云的脸上闪过一抹慌乱,不过很快便恢复了镇定。

  “只是一个客户。”

  看来,她是打算将她和楚离的这段恋情隐瞒到底了。

  李达英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极度和欲望。

  他一步上前,趁着苏倩云尚未回过神来,已经一把抓住了苏倩云的肩膀。

  苏倩云大惊失色,发出一声尖叫:“李公子,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客户?我也是你的客户,你为什么不能像你对楚离那样对我?”

  苏倩云对上了李达英那双猩红的眼睛。

  他手中力道极大,几乎算得上是在猛烈地晃动苏倩云的肩膀。

  苏倩云本就瘦弱,被他这样拉着一顿狂呼之后,更是小脸煞白,睁着一双大眼睛,惊慌失措地望着李达英。

  对上那样仓皇的目光,李达英的理智一点点回到脑海之中。

  他握着苏倩云肩膀的手,缓缓松开了几分。

作者: www123

被灌满精子的五个女校花 黄乱色伦短篇小说

老扒夜夜春宵伴娇息 在跑步机上从后进去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