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国,西城,暑气蒸腾。
  古朴的道观里,却透着一丝阴寒。
  院中站着一个小姑娘,她站在一道奇怪的符文中间,以她为中心,猩红向四处蔓延。
  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奇奇怪怪,露出半截胳膊的短袖,露出一半腿的短裤,青白的小脸上,闪过一丝茫然。
  再低头看了看脚下的符文,别人或许不知,但她一眼就看出来,这是献祭阵。
  所以,她是真的回来了,有人献祭将她这个死了千年的老鬼叫了回来。
  “砰砰砰——”
  正想着,道观的大门,忽然被人敲响。
  “清微姐姐,你在里面吗?”
  一道清甜的声音,同时响起。
  清微……
  竟然和她同名。
  白清微轻轻一扬眉,提步走过去,打开道观古朴的大门。
  门外同样站着一个,十八九,穿着很是奇特的小姑娘。
  她穿着一身短打,纤细的双臂和双腿,全部露出来,这和白清微所在时代的穿着,完全不一样。
  白清微不由打量着她。
  “清微姐姐,我就知道你在这里,咱们今天要进组拍摄,赶紧走吧,再晚来不及了。”小姑娘看到白清微,却是松了一口气,说话间就要来拉白清微的手腕。
  白清微下意识地避开,淡淡地问:“你是谁?”
  小姑娘:“……”仟仟尛哾
  她愕然地望着白清微,干笑道:“清微姐姐,你别跟我开玩笑了,我是你的助理小唐啊!虽然这部剧是让你演一个失忆后意外死亡的人,但这还没到剧组呢,不用演。”
  白清微眼里闪过一丝茫然,“剧组?助理?是什么?”
  小唐一脸惊恐,白清微的神色太过逼真,她从来没见白清微演技这么好过,跟真的一样,她心里有些犯嘀咕,“清微姐姐,你别吓我了,赶紧进剧组吧。”
  白清微打量小唐,她这次是被献祭召回,在地下做了千年的老鬼,她早就不知道如今的天下,已经更换了日月。
  原身是献祭而死,魂魄撕裂,她便没有得到原身什么记忆。
  她只知道,原身本来是清风观如今唯一的传人,但没什么本事,为了养活道观,凭借着姣好的容貌,进入娱乐圈,想要赚大钱。
  可不知道为什么,这才进圈没多久,突然就献祭,将白清微招来了。
  娱乐圈是什么东西,白清微也不知道。
  现在看来,这里是一个全新的时代,和她以前所在的时代,完全不同。
  她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  白清微看了看小唐的身后,并没有说话。
  小唐眼看时间来不及了,一把抓住白清微的手便往外走。
  白清微不动如山地跟在小唐身后,任由小唐带着自己,去到斜对面的——纸扎店。
  白清微这才注意到,清风观四周是殡葬一条街,各种老传统的、与殡葬行业有关的铺子,都在这条街上。
  小唐要带她前往的,就是斜对面的纸扎店。
  小唐口中的剧组,就在纸扎店?
  白清微默默地观察着一切。
  同一时间。
  纸扎店内的空气,仿佛都是灼热的。
  “怎么回事啊,录像有什么问题,为什么总是自动卷带?”戴着渔夫帽的导演,拉扯着自己身上的短袖,皱起的眉心,几乎可以夹死好几只苍蝇。
  他盯着录像机旁边的维修师傅,有些不耐烦。